《汤家村》 http://www.tangjiacun.com

 
汤琼瑶烈士传

汤汉军 汤晖章 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南省益阳市委员会 2012-03-01 10:34:24 

在武汉市风景秀美的扁担山革命公墓里 , 长眠着一位益阳籍英雄战士 , 他就是我区第一个在部队参加抗洪抢险而英勇献身的汤琼瑶烈士。烈士已经牺牲 50 年了。近五十年来 , 他的事迹一直在部队流传 , 而作为他的家乡和家人 , 我们对烈士的事迹却知之甚少。特别是他奉命随部队秘密开赴西藏平叛一年多 , 直到他牺牲多年后才从他的战友口中得知。我们为烈士作传 , 也是经过多方搜集整理 , 才汇集到有关烈士的不太完整的资料。虽不全面 , 但烈士的光辉形象已经十分鲜活了,也藉此告慰烈士的在天之灵。

   汤琼瑶 , 男 , 汉族 ,1933 年 2 月28日 ( 农历2月初5 ) 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县笔架山乡下新桥村一个农民家庭。祖父汤进德是当地有名的绅士 , 十分热心公益事业。汤琼瑶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 , 读书认真而刻苦 ,1948 年以优异成绩考入湖南私立资江商职学校 ( 现在的益阳市第六中学校址 ) 。 1951 年 1 月 , 还不到18岁的汤琼瑶离开了家乡 , 寻找革命之路 , 实现自我人生价值。同年 2 月在河南省开封市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 在解放军 155 医院担任警卫工作。他在完成警卫工作任务之后 , 主动参与医院的各种医务工作 , 为每一个受伤患病住院的战士热情服务 , 不怕累 , 不怕脏 , 获得了医院领导和广大住院战士的好评。在当时的战士中间 , 他算得上是有文化的 , 因此他在警卫工作之余 , 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学习医学知识 , 向各位军医请教 , 并购买了大量的医 学书籍 , 刻苦努力学习 , 在两年之内自学完了医学大学本科的全部课程 , 由一个警卫员成为了解放军 155 医院的医务工作者。 1956 年调到湖北武汉军区陆军总医院 ( 武汉市汉口区黄埔路 ) 三外科工作 , 并晋升为助理军医。

    西藏自治区和平解放后 , 达赖拉嘛叛逃到印度 , 挑起西藏叛乱。1959 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奉命进入西藏剿匪平息叛乱。武汉军区接到上级命令 , 从武汉军区陆军总医院组建一支思想进 步 , 业务精湛 , 身体强壮 , 具有战斗力的前线医疗队进入西藏参加剿匪平叛。他积极报名申请 , 经过层层挑选 , 终于获准参加了由 14 名军医战士组成的进藏剿匪平叛医疗队。由于部队的任 何行动 , 都是非常机密的 , 绝对不能走漏一点风声 , 在十分短暂的集训时间内 , 不能和家人见面。1959 年 12 月 , 他没有与妻子告别 , 没有看一眼年仅 2 岁的儿子 , 就随部队秘密地离开了武汉市 , 奔赴西藏剿匪平叛的战场。

    在西藏剿匪的一年多时间内 , 当时解放军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部队给每个战士仅发了三套军服 , 一件棉大衣。而给每个战士都配备有一支长枪和一支短枪 , 五枚手榴弹 , 子弹百多发。剿匪医疗队的战士更辛苦 , 还多了一个医疗急救包 , 加上自己的行军背包 , 重量达 90 多斤。医疗队的战士每两人一组分配到各剿匪小分队参加战斗和急救工作。

    进藏平叛的战斗是极其艰苦而又危险的 , 频繁而又惨烈的 , 环境恶劣 , 困难重重 , 一年多时间里 , 汤琼瑶共参加大小战斗 39 次。有时候千里奔袭剿灭顽匪 ; 有时候埋伏等待歼灭敌人 ; 有时候长途跋涉护送伤员。有一次他随部队围剿一股盘踞在森林里的叛匪 , 由于森林茂密 , 地形复杂 , 加上叛军负隅顽抗 , 拒不投降 , 战斗十分激烈。他负责对三名重伤员和两名轻伤员进行抢救治疗。战斗已向森林深处推进 , 这时突然有五名溃逃的庄徒 正好经过他抢救伤员的地方 , 被他及时发现。他毫不犹豫当即组织伤员进行拦击。匪徒在慌乱之间 , 措手不及 , 两名被击毙 ,其余三名举手投降成了俘虏 o

    还有一次他所在的部队得到情报 , 有一股匪徒大约有百多人 , 三天后要去偷袭藏民的居住地。在这一次伏击匪徒的战斗中 , 一个排的战士全部埋伏在一条大峡谷的水沟边 , 这是匪徒必经的一条道路 , 等待匪徒的出现。白天很热 , 晚上又很冷 , 可是这一埋伏就是五天五夜 , 战士们只准备了三天的干粮。而埋伏的水沟边 , 各种有毒的蚊虫和毒蛇都十分多。一些战士还未参加战斗 , 就被蚊虫和毒蛇咬伤不能动弹。他在救护伤员时自己也被蚊虫咬伤三处 , 非常疼痛。埋伏到第五天傍晚的时候 , 大约近百人的匪徒骑马奔驰而来。敌我力量悬殊较大 , 所有的战士都忘记了饥饿和伤痛 , 在敌人来到只有十五米左右时 , 战士们一齐用冲锋枪猛射 , 打了匪徒一个措手不及。经过近两小时的激烈战斗 , 共打死匪徒 40 多人 , 活捉匪徒 30 多人 , 只有一小部分匪徒逃窜了。战斗结束后 , 缴获马匹 20 多匹 , 枪支 80 多支。剿 匪部队仅有 5 名战士受到轻伤 ,14 名战士被蚊虫和毒蛇咬伤。 他在这次战斗中没有枪伤 , 却被毒虫咬伤。因他把药都用在战友身上 , 自己没有及时用药治疗 , 伤口严重感染。在回到拉萨后 , 住院治疗半个多月才恢复健康。

    战友们回忆最惊险的是有一次与匪徒的遭遇战斗结束后 , 部分匪徒边打边逃 , 剿匪部队要继续追击 , 而解放军有十多名伤员 , 不能随部队继续前进。他和另一名战友受命护送伤员回拉 萨剿匪部队医院治疗。按正常行军速度 , 路上大约需要六天的时间 , 才能达到安全区。这支返回部队共有二十多名战士 , 还有藏民 6 人。战士中除了两名医务工作者外全部是伤员 , 其中重 伤员有 6 名 , 需要用担架抬才能行动。而且这条路十分艰难 , 行 军返回的速度非常慢。在返回行军的第三天 , 经过一个密林山谷时 , 遭到了一小股匪徒的偷袭。他组织轻伤员一起进行反击 , 在战斗中 , 他既要打击匪徒 , 还要注意保护重伤员。匪徒的一枚手榴弹落在了一名重伤员身边时 , 他几步赶到伤员身边 , 一脚踢开手榴弹 , 并用身体伏在伤员的身上保护 , 他自己却受伤了。因为匪徒占领了有利地形 , 伤员小分队处于被动的局面 , 战斗十分激烈。但是由于他们打得英勇顽强 , 匪徒搞不清遇到了多么强 大的对手。在对峙了一个多小时后 , 匪徒丢下了十多具尸体逃走了。经过这次战斗 , 这支伤员小分队 , 原来的几名轻伤员变成了重伤员 , 行军返回的速度更慢了。在夜晚宿营时 , 他尽管自己 负了伤 , 仍然要照顾伤员 , 寻找食物 , 还要担任警戒任务。由于 伤员较多 , 加上行军的时间较长 , 有的伤员的伤口已经发炎了 , 他把所带的药品全部用在了其他伤员身上 , 自己忍受着伤痛 , 坚持不用药。经过整整 10 天时间的艰难行军 , 终于达到了拉萨剿 匪部队的前线医院 , 胜利完成了护送伤员的任务 , 受到了部队首 长的表彰并立了功。

     l961 年 2 月结束西藏剿匪平叛战斗任务 , 汤琼瑶回到武汉军区陆军总医院。 1961 年 11 月调到武汉军区后勤司令部农场总医院工作。由于他工作积极 , 加上在援藏平叛中立了功 ,1962年 1 月部队晋升他为少尉军医。 1962 年 7 月 , 武汉市出现了罕 见的洪水。 7 月 4 日晚 , 由于溃堤整个武汉军区后勤部农场被 淹没在洪水之中。农场的所有机器设备均被淹没 , 部分战士和 老百姓被围困在洪水里 。7 月 5 日凌晨 5 点 , 军区后勤司令部 首长发出了紧急防汛抢险的命令。他接到命令后火速带领一支 医疗小分队 , 奔赴洪水倒口处 , 援救被洪水围困的战士和老百 姓。当他们赶到倒口处时 , 还不到 6 点钟。他和战友们一起 , 利 用木船援救了 30 多名被洪水围困的战士和老百姓 , 随后开始打 捞机器设备。抢救部队财产本不是他的责任 , 但他在安顿好伤病员后又一马当先 , 凭着自己一身好水性 , 抢先跳入洪水中打捞 机器。经过几次下水之后 , 他已经是精疲力竭了 , 但国家的财产 不能遭受损失 , 他又一次跳入了激流之中。当他再次打捞起一台机器 , 往岸上游回时 , 大堤又出现了一个新的缺口 , 巨大的洪 水立即通过新的倒口奔涌而出。转瞬之间 , 一股强大洪流冲来 , 站在岸上的战友们眼睁睁看着他被洪水卷入了巨大的旋涡之 中。一切是那样突然 , 人仍还没有从惊慌中清醒过来 , 他的身影 就消失在滚滚波涛中。这时还只是早晨 7 点多 , 直到 11 点多钟 时 , 战友们才在距他下水地点ω多米的地方找到他。当战友 们把他从洪水中抬出来时 , 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 当时年仅 29 岁。 就这样他离开了已怀孕 8 个月的妻子和年仅 5 岁的儿子 , 两个 月后他的女儿出生了。抗洪抢险之后 , 武汉军区部队首长看望 慰问了他的妻子和儿子 , 为他举行了隆重追悼会。根据他生前 的一贯表现和在抗洪抢险中的英勇行为 , 定为革命烈士 , 遗体安葬在武汉市扁担山。




----------- 相 关 内 容 ------------
暂时没有相关内容

 


《汤家村》

E-mail:tanghom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